對群體性情感的獨特表達——淺評歌曲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
2022-06-01 23:21:10 來源:重慶文藝網

文/李 由

脫貧攻堅是實現我們黨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重點工作,是“十三五”時期的重要任務和奮斗目標,這一重大國策必然也成為了文藝創作的一個重大主題。

作為文藝工作者,“為時代畫像、為時代立傳、為時代明德”是我們的使命與職責。因此,如何通過尋找一個實實在在的、真正存在于巴渝農村老百姓生活中的“點”,來反映這個歷史的節點,是我們“渝字號”文藝工作者重點探索的創作方向之一。

歌曲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(王致銓 楊明東 詞 譚畔 鄭迎旭 曲)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新創的一首優秀的作品。

王致銓先生是重慶資深的詞作家,這個“資深”不僅僅局限在他的文學與音樂業務上“深”,更難的是他豐富的生活積淀和對社會現實的細膩感悟,這些“資”帶來的是他的作品常常有著意想不到獨特的視角。在他的作品中,采用這種視角的有很多,這是一個匍匐在大地上、依偎在田埂邊、行走在生活中的視角,是一個看起來“不高于生活”的低角度視角。

“小康不小康,關鍵看老鄉?!?/p>

“安居樂業”,安居是第一位的,承擔著家人遮風蔽雨、樂怡安康等最基本的“剛需”。因此,無論從農村到城市,從古到今中國老百姓對這個富裕起來的“一號工程”都有著自己的追求。

“一家不可無主,一屋不可無梁?!苯ǚ窟^程有個最重要的工序:上梁。上梁(主要是指正梁也叫大梁)被人們視為建房中最重要的一步。上梁是否順利,不僅關系到房屋的結構是否牢固,還關系到居住者子孫萬代是否興旺發達,所以每逢上梁都要舉行隆重的儀式,遇到哪家新屋上梁時,“四鄰八舍皆如節慶”。

據史料記載,蓋房上梁的儀式最早開始于魏晉時期,到了明清的時候遍及全國各地,直至今日依然延續不絕。

既然“皆如節慶”,那歌舞是必不可少的。每逢上梁,四鄰八舍聚在一起,熱熱鬧鬧地“歌詠之”,場面十分喜慶熱烈,儀式感十足。

男聲表演唱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就基于生活中這個生動喜慶的一個片段而創作的,富有濃郁的巴渝特色與鄉村氣息。作品取材于大渡口區跳磴一帶民間“上梁”習俗,通過對富裕起來的村民修建新房時的“上梁”過程描寫,充分表現出了村民們脫貧后的幸福感與獲得感。這個作品曾先后走進上海、河北、四川等地演出60余場次,幾乎每次都受到觀眾的一致好評,并先后榮獲全國十八屆群星獎“入圍獎”、第八屆重慶市鄉村文藝會演一等獎等獎項。

一般而言,一首成功的歌曲作品應該具備兩個重要構件:一是生動的事件與非常規化的表達、二是新穎立意下的鮮明主題以及在此前提下的構架、辭藻和旋法。

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就明顯具有這類特點。

歌曲一開始,具有川江號子味道的“吆喝”,就把人們帶進了一個上大梁的喜慶與歡愉的場景中,極具儀式感:“梁木掛紅綢,威武扛肩頭,太陽鋪路亮堂堂,展勁朝前走……”

農村建房一般有選址、立柱、上梁、立門等幾個關鍵環節。而上梁是建房中最重要的一步,整個上梁儀式可以說都是圍繞正梁進行的。

王致銓先生不愧是老詞家,用重慶話說叫“老板凳”,再加上具有較豐富的基層民間文藝積淀的青年詞人楊明東,老少結合,寥寥幾句,就把上梁時大家的自豪感、幸福感、獲得感展現出來。

在接下來的“梁木翻過身漸漸往上升,就像日子步步高家和萬事興?!痹谝怀姾偷奶栕勇曋?,主題被巧妙的表達出來。

文藝創作的規律是,作品對主題的表達越生活、越生動,所具有的情感能量就越充沛、越直擊心靈,受眾也就越能產生共鳴。

所以,接下來的幾句詞,歌曲則再現了一個民間鄉村常見的“擺活”場景:“梁上鴛鴦瓦,能把風雨擋;梁下屋基筑得牢,建個好華堂?!薄@個在農村的各種儀式活動中常聽到的“四言八句”非常生動,攜帶著濃郁的民俗感、鏡頭感。

《你是這樣的人》的詞作者宋小明先生曾經說過:“個性化的藝術表達有兩個方面。一是切入點要細,二是語言要講究?!睆倪@個角度講,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確實是成功的作品。

作為歌曲作品,旋律的建立和發展,總是要抓住歌詞最基本的內涵,形象地與之結合,使之從單純的文學變為文學與音樂相結合的綜合藝術。因此,旋律與歌詞之間有著密切的關系,旋律的創作受音樂規律和歌詞內容的雙重制約。

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的曲作者為譚畔和鄭迎旭,既是音樂人也是群眾文化的組織者。由于多年的主動研習和被動浸淫,他們對本地域、本民族的民間音樂的特征和風格均非常熟悉,所以能在《唱起歌來上大梁 》中把當地的民族音樂元素、民間儀式特征和音樂創作技巧有機結合在一起。

《唱起歌來上大梁》整個調式為bA?。ㄓ穑┱{,整體結構為采用了不帶再現的三段式,這種結構在巴渝地區民間音樂中比較常見。

歌曲A段為呈呼應關系的上下句雙句體樂段,羽調式,并重復兩次,使主題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B段為四句體樂段,重復一次,結構規模較A段更長,調式轉為了宮調式,色彩更加明亮。該樂段速度被放慢,節奏也被拉寬,使旋律比A段顯得更為優美抒情。

C段是全曲的高潮,由四個樂句構成,重復時附加結束句。此段由宮調式進入,后部再次回到羽調式終止,體現調式調性的回歸。同時,在節奏的設置上,也較之前兩個樂段,更加舒展。

到了結束句,旋律音區被拔高,并形成一個高亢的終止,這種手法在民族音樂寫作中采用很多,充分表現大伙兒溢于言表的喜悅心情、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和對未來生活的憧憬與向往,反映出了曲作者扎實的旋法功力和靈活的創作技巧。

目前,重慶扶貧題材的歌曲作品題材眾多、風格多樣。這類作品在很大程度上豐富了重慶當代文藝創作的表現空間,也體現了重慶文化人的文化自覺與文藝表達方式走向縱深的趨勢。

但我們也必須看到,還有相當數量的主題作品,依然固守在以“頌揚”“鼓舞”“口號”等等直白的表達上。還不能達到以小切口反映大主題、以小人物反映大事件、以小故事反映大時代的高度。

“文藝要講好中國故事”“英雄就在我們身邊”“小康不小康,關鍵看老鄉?!蔽覀兊暮芏嘧髌匪坪踹€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幾點。所以一些扶貧題材主題作品沒能從貧困地區人們的生活方式、精神狀態、思想觀念、市井小事上的變革上進行深挖,還缺少對最具有代表性的、具有高度概括性的、具有這個特定時代屬性的事件及人物精神的真正塑造,沒有做到“對群體性情感的獨特表達”。這些創作的盲區客觀地影響了主題作品的時代性和藝術感染力。

從這個意義上說,《唱起歌來上大梁》做出了有益的探索,這個探索是用心的,也是成功的。

我們只有真正做到了“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”才能高屋建瓴,從創作的起點上提高我們的作品境界。

《唱起歌來上大梁》中,王致銓先生的那幾句歌詞似乎就是這種創作思想的一個伏筆:“上好大梁造新房……豐收長在那黃土上”。

作者單位:重慶市藝術創作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