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渝文苑 | 走進人文江津之十七:古代的江津保衛戰
2021-12-03 23:26:06 來源:重慶文藝網

文/龐國翔

這是發生在江津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和最為殘酷的戰事。雖有六百多江津軍民陣亡,但殲敵近五千。更為重要的是:在重慶城和“敘永及川東邑城多陷”的情況下,江津小城卻依然故我,這可見江津軍民的英勇善戰和頑強。

這場慘烈的戰事發生在明朝天啟元年即公元1621年9月,次年3月結束,距今已有387年。

明朝天啟元年是從血腥開始的,朱由校剛當皇帝就御刀治吏,朝廷被攪得一塌糊涂;3月,努爾哈赤兵圍沈陽,雖川浙等地拔兵彈壓,但沈陽城破,血流成河,后又多城血陷。9月,西南彝族酋長奢崇明在重慶叛明稱帝分裂國家,他占據重慶后,攻州打縣,很快,敘永及川東邑城多已失陷。江津是重慶上游的重要邑城,是長江要津,這當然是奢崇明所覬覦的。

奢崇明的祖先本是四川永寧(云南寧蒗北)藺地的苗族首領,在明太祖朱元璋時就歸附朝廷,祖輩受朝廷封贈,世襲永寧宣撫司之職,直至奢崇明這代,但他并不滿足,他想分裂國家自己做皇帝。奢崇明陰險狡黠,好兵喜武,手中握有勇悍的彝兵和苗兵,他曾多次被征調到內地,深知內地的虛實和習俗。其兒子奢寅更是詭邪狡詐,謀反之心更切。時遼東后金(努爾哈赤)興起,明軍屢敗,朝廷急向各州府征拔兵丁援遼,以解燃眉之急。奢崇明主動疏請率兵三萬援遼,他趁機派遣其婿樊龍和樊龍之弟樊虎、部將張彤率領步騎二萬來重慶府向川撫徐可求索要軍餉。9月17日,樊龍、樊虎和張彤屯兵重慶校場壩,送冊到撫院請求檢閱,要求每兵給十七金。徐可求認為兵士多老弱,要求裁汰其老弱。第一名被裁汰的就是一衣衫襤褸的弱小老頭,當他被請點出隊后,突然樊虎抽劍砍下這弱小士兵的頭顱,并將其扔到臺上徐可求面前,挑釁地說:“你嫌弱小就殺了?!毙炜汕笾肛煹溃骸俺⒆杂熊姺?,你為何肆意殺人?你反了不成?”樊龍吼叫:“我就是要反?!毙炜汕笳溃骸斑@是要誅滅九族的——”樊龍、樊虎雙雙躍上閱臺,面對臺下士兵說:“我們不反還待何時——”于是,眾兵沖上閱臺,大刀長矛直向徐可求。校場吼聲震天,槍炮齊起,官兵大敗,徐可求身中數刀而亡。樊氏兄弟和張彤又將在校場的川東道以下的各官20人通通誅殺。此時,早就率兵埋伏在下半城江邊的奢崇明聽到城內炮聲,立即殺進城來,里應外合,不到半天時間,重慶就被奢軍控制。奢崇明立即宣布立國,稱東京,國號“大梁”,設丞相、五府等官,又收編降兵和強募兵丁五萬,捆綁城中大戶富戶勒索金銀五百萬。叛軍攻合江,破瀘州,陷遵義,踞保寧,圍成都,扼夔州水隘,截川西棧道,還揚言要直取潼關。全蜀震動,江津戒嚴……

剛任江津知縣的周禮嘉是江西彭澤進士,接諜報后立召衙府幕僚急議津城守御辦法。時江津共有民兵五百人,其中調撥一百援遼,余下多為老弱者。城守倉皇無措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這時,教諭黃暄向知縣周禮嘉舉薦余江。黃暄說:“生員余江堪稱騎士,可輔佐大人領兵守城抗敵?!?/p>

余江,字海如,江津縣鼎山人,住江津縣城東門外約三里的石子山(今長風廠子弟校一帶),幼年時他就膽識過人,20歲補為博士弟子(生員),后因試不舉,遂不意仕途。他遍讀兵書,博古通今,閑時與朋友談論的多是擺兵布陣之道。周知縣立即寫信給他,要他速到縣衙商議防御之事。但余江不到,周知縣非常生氣,欲將余治罪。余江對教諭黃暄說:“我一介書生,如何能領兵抗敵?又如何能取信于眾……?”于是,周知縣“隆其禮聘,親身過訪”,余江方入衙內,被推為謀主,他提出堅壁清野等“守城二十策”后,向知縣推薦吳偉(字子?。?、何其書(字玉堂)、康斌(字成齋)三人作自己助手。知縣許可后,三人各領新募鄉勇200人,分道上城墻,各負責一段,晝夜兩班守城。余江再安排清點城內壯丁5000人,三班加守,中路設兵巡察。

余江迅速組織開展了以下工作——

演試守城:炊事兵、鼓號兵、打更匠等均進行嚴格演試,演試后糾正不足??h主薄趙思聰、驛丞吳鉞、周均率民兵200人到演武堂試炮。

嚴稽出入:長江在江津流成一個“幾”字,繞江津縣城而過,城北面、西面、東面三面臨水。江津城有阜東門、北阜門、迎恩門、通泰門、嘉惠門、臨江門、小西門、大西門、南安門9道,嚴定入由迎恩門、出由北阜門,其余一律關閉。在迎恩門外的點馬廳筑土城,在北阜門外的江邊安筑木柵,由縣丞方士模、巡檢文紹思和地方紳士16人每天廳柵前核查出入人員。修號房一所,又在東阜門、大西門、南安門處修筑一丈深的甕城和月城,在城墻外修筑一道土城。

剔除內奸:奢軍占據重慶城后,先后在各州縣安置了不少的探子和內奸。他們多隱藏于商賈、醫卜、星相等業內。攻城時里應外合,出奇不意。余江查出了租房居住在東阜門一守城家側的黔商苗成化兄弟,他倆與奢軍暗通密約,余江稟報知縣后誅殺13人,又鏟除了裝成女叫花子入城的10余女奢軍,搜出所藏匿的利刀和火藥彈多枚。同時在西街嚴懲了散布流言蜚語、動搖軍心的的奸民王某。

運儲新米:此時重慶已被占,四周縣邑多被攻陷,上下信息不通,文報無法送出,向外請援無望。鄉鎮百姓為求自保,多涌入津城,使人口大增,加上已堅壁清野,城內糧食不濟??h衙下令城鄉大戶速返家運米入城,自為積貯,可以自賣,可以濟人,濟人者免除其勞役。于是城內糧食大增,人心安定。

 制造器械:此時火藥漸少,余江命縣人沿江伐柳燒炭,購硝磺等研磨火藥數萬斤。他畫出子母炮圖形,督促鐵匠造出“雙座連發”和“更番遞擊”的子母炮30臺,選150人為火師在校場試炮,效果很好。周知縣說:“我們造的子母炮就像是西方的佛郎機火炮?!庇嘟f:“火炮中就是這種是最厲害的,但這種炮不可持久,我有一種叫‘甲城’的新火炮,既可防御敵炮,又可自己出擊,還比較輕便,一人能背著走?!敝苤h立即叫他畫圖后,親自督工修造‘甲城’。生員江瑞發明“火龍”器,以木作骨子,外罩以布,中安轆轤,藏于火炮。后有旋風槌龍,長數丈,當縱火鼓風而起,炮彈可飛數里,直炸敵營。周知縣先令督工制造,但試炮時射程不遠而且熄火。知縣認為此兵器費財而又無益,想停下。余江說:“成大事的人是不惜小費的?!焙蠼涍^反復改進,終于造出這種神機秘器。何其書又制造出小標弩,一函可盛40矢,左執弩右發機,一發雙出。又改進了武侯遺法“連弩器”,弩上雙弓,一發三矢,一機拔內,一機拔外,每發絡繹不絕,婦女兒童也可使用。

修筑工事。在城內街巷暗建偏廈,內藏民兵,以便巷戰。在城內五處要沖道口,暗修炮臺,用木板掩蔽。石子山為江津城東南最高山地,此處原有演武廳、校場等。余江令在此修筑土城,該城與縣城形成犄角,土城高八尺,用巨木椿入地層,地深五尺,有壕溝,土城墻為夾二墻,上下有槍炮射孔。此雖為土城,實堅不可摧。

江津城真是全民皆兵,全民備戰。

正當江津城內軍民在大造炮石和雉尾炬時,奢崇明的總兵張琛率二千精兵直逼津城東阜門和西門。江津軍民在城墻高處壘置了大量礌石和滾木,奢軍不敢逼近城墻根下,只對縣城作包圍態式,并在城外筑土臺造云梯和輪橋。余江與知縣商議后,用巨木作桿柱,在柱中安軸,使之轉動運竿,以發炮石,攻擊奢軍。又將雉尾炬涂上油漬,向奢營發射后燒毀云梯和輪橋。奢軍多次想踞占石子山,但石子山土城內炮火四面迸射,他們根本無法接近。奢軍又轉向攻城,仍久攻不下。天快亮時,雙方都進入倦困狀態,突然,奢軍集中兵力,擁簇著牌梯、抱著土囊,乘著炮火向南安門猛攻。余江告訴大家不要浪費彈藥,等奢軍挨近才向其猛烈地雨點般投擲石灰瓶,近距離敵軍紛紛潰退。余江抓緊戰機發令用火炮進行猛擊,后隊敵軍遭遇炮火如鼠逃竄。當晚,余江又誘引敵人進入埋伏圈,將入圈的奢軍殲滅,總軍張琛被當場被斬首,其他敗軍潰逃.

津城軍民斬殺了奢軍總兵張琛,使奢崇明建在重慶的“大梁國”大為震驚。兩天后,奢崇明又派總兵石大猷進攻江津。他們從重慶出發,分兵三路,溯江而上,燒殺掠搶,火光百里不斷,直逼江津城。周知縣獲報,立即部署全城官紳,劃界分守城墻和城門。余江主動要求與康斌一道堅守土城。土城是新筑的,末干,不堅固,不勝敵軍炮火。守衛這里的民兵有些膽怯。余江組織城內民兵挖掘三尺深的內壕,民兵埋伏壕壁,以待襲擊。余江親守哨樓,并立法三章:所有兵士必須聽到鼓聲后才能出擊,先動者斬首。當敵軍逼進城墻時,南安門號炮猛起,余江猛擊鳴鼓,此時,城墻上槍炮并發,殺聲大震。敵軍先鋒苗虎率精銳兵士跨越壕溝時,大多都被藏匿于壕壁的民兵殺戮,個個胯下鮮血直淌,敵尸填滿溝壑。   

敵軍敗陣后,總兵石大猷又組織后隊,猛烈向前進攻,來勢非常兇猛。突然,敵人后陣大亂,煙霧沖天,敵軍遍山奔跑,原來是江瑞發射的火龍打中敵人后營,敵軍死亡數百人后退回。不久,他們又連續第二次、第三次進攻大城和土城,結果都敗退。到晚上,敵軍趁夜又發動進攻,均被守城軍民發送的火器擊潰,大多敵軍被焚死。石大猷——第二個總兵又戰死在江津城下。

10月中旬,奢崇明的“巡按御史”殷大雄和總兵何六奇進攻瀘州后率大部人馬順沿長江東下,沿江市鎮富順、合江等縣百姓聞賊而逃,城邑皆空。諜報火速傳至江津,周知縣與余江立即布防。余江命令將“甲城”火炮暗中安置在西城外的東岳廟上,長江正是從這里開始圍繞津城流淌成“幾”字的。殷大雄的一艘前船剛駛進江邊,余江先令炮兵猛發炮石,很快就將其擊沉。后兩敵船奮力駛來,拼命登岸,余江下令“甲城”開火,甲城張翼大顯神功,銃矢夾攻,炮火相連,將敵人打退??偙瘟嬗忠龜凳嗬^從上游駛來,他派先鋒何若漢在江中船頭舢板上向東岳廟上的守軍大聲辱罵,進行挑戰。因為船多敵眾,余江指揮廟前民兵,將廟門張開后,用“甲城”和子母炮向江中敵船猛擊,霎時,江面飛彈如雨,水覆船蕩,何若漢雙腳被炸斷后又中一彈而死亡,敵船不能登岸只好退縮。一會他們又組織第二次登岸,他們集中船上火炮,重點向東岳廟開火,敵船慢慢地駛到了江岸,敵軍拼死地往岸上跳,知縣周禮嘉和余江等奮力阻截,雙方槍炮齊鳴,殺聲震天,正在這關鍵時刻,石柱縣女土司秦良玉與弟秦民屏、侄秦翼明率大軍趕來援助江津。本來秦良玉部暫駐在南坪關(今重慶南川西南),該隊人馬正奉檄上援成都,途中接到江津告急諜報,就繞道援助江津。奢軍一見是個個驍勇驃捍的秦良玉大軍,人人嚇得驚慌失措,紛紛潰逃,殷大雄登舟往東岸逃回重慶,留下總兵何六奇率后隊繼續沖岸,城墻上的火龍、東岳廟的“甲城”和岸邊秦良玉的炮火齊向敵船、敵陣發起進攻,多數敵船中彈起火,搖搖晃晃下沉。吳偉飛身躍下城墻,手揮大刀,親手斬殺了已登岸的總兵何六奇,這是江津軍民斬殺的第三個總兵。吳偉在援軍的協助下生擒敵軍600余人,其于敵軍或在船中被焚死或跳入江中溺死或上岸后被殲滅,部分逃脫。此次戰斗繳獲頗豐,“金錢數萬,貲糧器械山積”。江津軍民非常感謝秦良玉率部來救,開城設宴犒勞秦部,并賞銀二千六百金給秦部各官。因奉檄趕往成都救援,秦部草草吃飯后就引馬出征,江津各界將秦良玉將軍送至官廳。

這里還有一個小插曲,秦良玉率先頭部隊開拔后,后面的少數人鬧出情緒,說自己殺敵多而犒賞少、不公平等等。周知縣無法解脫,余江策馬趕往前頭向秦將軍細說了原委,秦將軍拍馬返回,當面向江津守城軍民贈送了五百金后說:“先鋒和殿軍犒賞現已一樣,但本主得獎賞分明,現后隊拖沓,殿后不力,而且鬧騰公堂,糾葛朝廷命官周大人,知罪否?”于是,她下令斬殺了兩名領頭起事的兵士,又鞭笞了七名跟著起轟的小卒,最后才領隊而去。

天啟二年二月,奢崇明率兵圍攻成都后,領十萬大軍過道江津水路,回“都城”重慶。成都難奪,他覺得江津是重慶溯江西上的第一大縣,是重慶的后峙屏障和西進據點,因而必須占領。他即派兒子奢寅率萬人進攻江津,敵軍兵強器利,來勢兇猛。江津軍民頑強抵御,奢軍不能逼進。奢寅詭計多端,窮兇極惡,在津城下游的仁沱子、珞璜市等鎮鄉中抓來男女老少百姓,逼為前隊,以抵擋江津守城軍民的炮石。這時城上守軍炮火減小,加上箭矢和石快完、槍炮發生擁塞,形勢異常嚴峻。敵陣里突然旋風般沖出一隊人馬直逼城下,余江立即組織一隊精兵由城上吊索而下殺入敵陣。奢軍慌忙用大炮猛烈攻擊城樓,“轟隆”兩聲,東樓和西樓崩裂倒塌,磚瓦橫飛。奢軍推動著木驢到了城墻腳下,他們搭上多架鉤梯往上攀登,守城兵士決不后退,猛掀鉤梯,但敵人死死抓住墻沿墻垛。此時,城墻上的幾處城垛已被敵炮炸毀,死傷民兵數百。少數奢軍已經攻入城內,他們用數十臺大炮齊轟西門,西門月城失陷。余江等又迅速組織人力壘士堵門,堅守陣地。此時大風卷地,煙塵飛天,但奢軍仍炮轟西門不止。城墻上守軍江瑞率卒向城下奢軍點發火龍32炮,但不是“彈走偏峰”,就是導火線全濕,火龍無火。點發34炮,終于打中敵營,奢軍死傷數百人,但敵軍仍不退步。驛丞吳鉞中敵彈而死,此時,奢軍的鉤梯已掛滿城垛,敵軍像螞蟻一樣順著鉤梯往城墻上爬行,城中婦女兒童見狀全都嚎啕大哭。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后面敵營內猛然幾聲雷響,火光沖天,濃煙大起,頓感地動山搖,原來城墻上的江瑞點發的一火龍炮正落在敵營中的軍火房內,引炸九箱火藥。敵軍此時大驚,見后營被炸,紛紛回撤,江津守城民兵乘勢猛烈向敵軍投擲雉尾炬,猶如萬道火星,敵軍全部后退,鉤梯上敵人多失手跌落而死。當晚,守城軍民又連夜補修月城和土城,并用巨木和條石加以鞏固。

次日,康斌向奢寅宣布投降,他打開臨江的迎恩門迎接奢軍入城。奢兵300人馬敲鑼打鼓、大張旌旗、洋洋得意地魚貫而入。剛入完,康斌突然關閉城門,奢軍還沒有明白過來,從街巷偏房和暗室中射出如流星般的毒箭,奢兵紛紛倒地,很快結束戰斗,殲敵200多人,生擒72人。周知縣以為奢崇明愛子奢寅被捉,他想以此為籌碼,將其扣為人質,令其奢崇明退兵。但在審訊時才得知奢寅并沒入城,領隊入城者是奢崇明的侄子奢進忠和小首領安如岳。奢寅老奸巨猾漏了網,他惱羞成怒,決定猛烈攻城進行報復。于是接連兩天組織攻城不斷,并向城內投放毒煙,或放水攻城,或掘道攻城,但一一都被江津守城民兵擊退。

奢寅又制造了一種狀相似旱船的“呂公車”進行攻城。這種戰車前尖后闊,高二丈八尺,長六七丈,下面安著大輪子,車頭卯上光滑的鐵皮、兩側披掛厚實牛皮,車頂建一樓臺,有防護裝置,一人可以站在摟臺上指揮揮旗。車頂和四周有眾多槍炮射孔,車內可裝兵士七八十人,由上百名士兵推車前行。守城的江津士兵沒有見過這樣的龐然大物,非常害怕。余江告訴大家不要緊張,要沉著應戰。敵軍推著呂公車大喊著逼近土城,守軍用炮石打向呂公車,但紛紛脫落,又用子母炮猛擊這龐然大物,但因車體包裹著一層鐵皮,子彈紛紛滑落。又向它猛擲雉尾炬,仍無濟于事。此車勢不可擋,奢軍三面夾攻津城,土城被攻陷,此處戰死江津軍民200多人。主薄趙思聰、驛丞周鈞下城墻趕到土城增援,何其書斷其后,他們三有力奮力拼殺,均戰死在土城處。少數奢軍已進入城內,沖到了環城南路北邊的江公享堂處,奢寅知道這里是明代宗時工部尚書、御敵衛國老將江淵告老還鄉的住宅,門前石刻有明憲宗朱見深皇帝欽賜的對聯:“北極勛臣府,西川相國家”,后院有御書樓等,奢軍炮擊此處,御書樓很快著火。呂公車雖龐大,但行動笨拙,前進緩慢,城上兵士連續點發大炮對它進行夾擊,突然一聲山崩之響,這龐然大物終被炸裂成兩截。守城軍民乘勢向它投擲雉尾炬,又向它射出火龍,這破車開始起火燃燒,敵軍死傷無數,進城的奢軍又退回后營。當晚,余江率精銳民兵300余人,搶修被炸毀了的土城。

由于江津軍民早就堅壁清野,駐留在城外鼎山、艾坪山山腳的敵軍找不到一粒糧食,他們已經斷炊,人饑馬困。此時各省官兵奉檄云集重慶四周,討伐分裂國家的叛軍奢崇明,又盛傳奢崇明在來佛渡激戰,生死未卜,奢寅立馬逃奔回重慶“救駕”。

奢軍撤退后,江津軍民立即清掃戰場。城內城外敵軍尸橫遍地,滿街瓦礫,滿巷污穢,全城臭氣熏蒸。由于居民家中的壺罐瓶缽全用于盛石灰抗擊敵人,此時連盛水的器皿都難找到。更主要的是缺醫少藥,全城軍民多發疾病,傷兵無法救治而死亡加多,余江好友吳偉中毒箭,七天后死于城中。連日喪事不斷,喪車出城不絕。余江七天七夜未曾合眼,也生病臥床不起。三天后他基本恢復元氣,就組織大家城內城外大撒石灰進行消毒,又采用中草藥幫人治病,救活了許多江津軍民。

三月下旬,奢崇明的“大梁國”政權岌岌可危。由于明軍已經先后收復資陽、內江、簡州、瀘州等40余州縣,“大梁”國已成孤島,搖搖欲墜。這時,明朝中侍郎、總督四川及湖廣荊、岳、鄖、襄、陜西漢中五府軍務兼巡撫的朱燮元領軍駐江津對岸璧山縣,做攻奪重慶的戰前準備。江津知縣周禮嘉前往聽訓,他向朱燮元詳報江津保衛戰戰況,朱聽后立即聘舉余江為府中幕僚,而余江卻以自己身體不適為由婉言謝絕……

很快明軍就收復重慶,奢崇明當皇帝的美夢破滅,各州府縣邑恢復平靜。江津守城戰略,歷史半年,殲敵近七千,江津共計死亡軍民630余人,余江三個助手兩個戰死,時人無不喟然嘆息。從此歸隱余江山中,壘石蒔花,漫卷詩書,十年不進一次縣城,不意回首當年城頭炮火。崇禎末年社會動蕩,他與康斌即隱居播州(遵義),常為時局而深感憂慮,只以酒遣懷。

程源,字精一,號天目,癸末年江津進士。官至明東閣大學士,四川總督,后為后明(南明)兵部尚書。他到山中拜會同鄉余江,勸駕出山,余江堅決不就,程源痛哭而去。明永歷十一年(清順治十四年,1657年)八月,余江在黔中去世。

……

在本文結束時特別應該說明兩點:一是民國版《江津縣志》、清刻本江津《康氏家乘》(族譜)、清廩生江含春(字海平)梓刻《守城日記》等對此江津保衛戰記載非常的詳細。二是1995年版《江津縣志》將此收入江津之大事記。民國版《江津縣志》協修(近似副總編)、江津文化名人夏風薰認為:江津的這場慘烈的保衛戰,津人少知,是因戰后江津百姓人口減少,百姓恐懼,特別是后來“獻之亂”后,百姓紛紛遷往貴州等避難。當時有江津民謠曰:打爛就打爛,打爛往貴州搬……到46年后的清康熙六年江津全縣只有114戶,1032人,加上津城兩次火災,衙內文牒全燼。到乾隆、嘉慶、光緒年間修志,時已隔250多年,“文獻荒墮,搜輯無處”,故無記錄。到民國時修志,才揭開此事,此段史實才不以湮沒。

(清代江津城防御圖)

(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。作者龐國翔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重慶市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、江津區作家協會主席。出版有《江津往事》第一、二卷和《鐘云舫詩話聯話》以及《紅色掌柜》(與人合著)《中共江津地方歷史》等文學、文史著作21部)